精准平码三中三的微博
 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文化 > 西游记与吴承恩

西游记与吴承恩

关键词:西游记与吴承恩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西游记与吴承恩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www.huaian.ccoo.cn
  • 感谢 656088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38619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西游悬念  《西游记》的作者是不是吴承恩?数百年来一直是一个历史悬案。二十年代,胡适与鲁迅从清代学者?#26032;?#35777;出《西游记》作者是淮安嘉靖中岁贡生吴承恩。但是,从目?#20843;?#33021;见到的各种《西游记》版本,都没有一部是署名吴承恩所作的。最近,?#26412;?#22270;书馆出版社推出《?#20843;?#21556;承恩———〈西游记〉作者问题揭秘》一书,提出《西游记》的作者不是吴承恩,而是明嘉靖的“青词宰相”李春芳
  其考证思路是从世德堂本《新刻出像大字官板西游记》卷首的“华阳洞天主人校”的“校”字入手,对比杨致和《西游记》和朱鼎臣《释厄传》两个版本之间增、删、改的故事情节变化及发展,论证小说的成书过程,理顺这三个版本的出版?#25215;潁?#32467;合其中所体现的佛、道、儒三家思想脉络,追根溯源论证《西游记》作者的阅历及身份,考证出《西游记》一书与吴承恩毫无关系,真正作者应为明嘉靖时代的“青词宰相”李春芳。 
  吴承恩有诗?#23545;?#26446;石麓太史》,石麓为李春芳的号。李籍隶江?#25307;?#21270;县,嘉靖年间状元及第,因善撰“青词”而累升宰辅。少时曾在江苏华阳洞读书,故又有号“华阳洞主人?#34180;?#26366;受命总校《永乐大典》。在《西游记》第九十五回有一?#36164;骸?#32548;纷瑞霭满天香,一座?#32435;?#20495;被祥;虹流千载清河海,电绕长春赛禹汤。草木沾恩添秀色,野花得润有余芳。古来长者留遗迹,今喜明君?#24403;?#22530;。”沈先生发现,这?#36164;?#30340;第四、五、六、七?#26408;洌?#26263;含“李春芳老人留迹?#20445;?#19982;卷首“华阳洞天主人校”指的是“编撰《西游记》”之意。 
  胡适与鲁迅主张吴承恩为《西游记》作者的根据是明天启间《淮安府志》,该志记有吴承恩作《西游记》,但未说明此为何类图书。清代咸丰重刻《淮安府志》删去这一条。
  从晚唐五代的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、元代的《西游记?#20132;啊貳ⅰ?#35199;游记杂剧》,到明中叶百回本的出现,《西游记》的创作由民间说话的朴拙、稚嫩,渐次向文人化过渡,终于达到了艺术创作的一个巅峰,成为神魔小说创作的典范。对于《西游记》的研究、解读,从世德堂百回本问世之日起,几乎就一直没有停?#26500;?#20851;于作者、关于主旨、关于成书,一直是见仁见智、众说?#36861;ā?#36804;今为止我们所发现的不同版本《西游记》,明代的也好,清代的也好,要?#35789;?#26417;鼎臣编辑,要?#35789;?#21326;阳洞天主人校,要?#35789;?#19992;处机撰,要么干脆不署作者姓名,偏偏没有一本注明“吴承恩?#27604;?#23383;。
  使吴承恩成为《西游记》 近乎不可动摇的作者要归因于胡适鲁迅两?#28142;?#23398;者的努力。
  民国后期,?#35874;?#20154;民共和国成立以来,尤其是1980年以后,有关《西游记》作者的研究渐成热点。?#22278;?#26029;有学者对吴承恩的作者身份表示质疑。理由是今存吴承恩诗文及其友人文字中?#28216;?#25552;及撰写《西游记》一事;二是《淮安府志》所载吴承恩著《西游记》一事并未说明是演义、稗官,而通常情况下演义、稗官是不录入地方志的;三是在清朝藏书家黄虞稷所著《千顷堂书目?#20998;?#21556;承恩所著《西游记》被列入舆地类(即地理类)。因此,有人重新提出《西游记》是邱处机所著,或是其弟子、传人所著。也有极少数学者立论:《西游记》是明朝的“青词宰相”李春芳所著。但是由于论据稀少、牵强,绝大多数学者都不赞同此说。另外一方面,证明吴承恩就是《西游记》作者的论据似乎更多起来,而且更有说服力。主要有:一,吴承恩的个人情况与《西游记》创作者的特征完全吻合。二,对各种质疑给出了较为合理的符合?#23548;是?#20917;的解释。三,也是最有说服力的,是关于《西游记》各文本中方言的研究。1980年以后这方面的研究有?#40644;?#24615;进展,几乎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吴承恩就是《西游记》的作者。
  1983年末,章培恒先生在《百回本〈西游记〉是否吴承恩所作?#20998;?#25351;出,从《西游记》问世直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三百余年里,各种刊本或署朱鼎臣编辑,或只署华阳洞天主人校而不署作者姓名,或署丘处机撰,没有一本承认吴承恩的著作权。胡适1921年的《西游记序》也说此作“是明朝中叶以后一位无名的小?#23548;易?#30340;?#34180;?#21518;来鲁迅先生力主吴承恩说,胡适得到鲁迅抄给他的材料,便在?#19969;?#35199;游记〉考证?#20998;?#20063;持此主张。然而细观他们的考证,所依据的间接材料有二条,直接材料仅一条。
  间接材料1:吴玉搢(1698-1773)《山阳志遗》卷四:
  天启旧《志》(指天启《淮安府志》)列先生(指吴承恩)为近代文?#20998;?#39318;,云“性敏而多慧,博极群书,为诗文下笔立成,复善谐谑,所著杂记几种,名震一时。”初不知杂记为何等书,及阅《淮贤文目》,载《西游记》为先生著。考《西游记》旧称为证道书,谓其合于金丹大?#36857;?#20803;虞道园有序,称此书系其国初邱长春真人所撰;而郡志谓出先生手。天启?#27604;?#20808;生未远,其言必有所本。意长春初有此记,?#26009;?#29983;乃为之通俗演义,如《三国志》本?#29575;伲?#32780;《演义》则称罗贯中也。书中多吾乡方言,其出淮人手无疑。或云:有《后西游记》,为射阳先生撰。
  吴玉搢距《西游记》问世已近二百年,判断的依据又唯有明天启《淮安府志》,他的发言权其实和我们差不多。
  间接材料2:阮葵生(1727-1789)《茶余客话》卷二十一:
  按旧《志》,称射阳性敏多慧,为诗文下笔立成,复善谐谑,著杂记数种。惜未注杂记书名,惟《淮贤文目》载射阳撰《西游记》通俗演义。是书明季始大?#26657;?#37324;巷细人乐道之,而前此未之有闻也。……按明郡志谓出自射阳手,射阳去修志未远,岂能以世俗通行之元人小说攘列己名?或长春初有此记,射阳因而演义,极诞幻诡变之观耳;亦如《左?#31232;分?#26377;?#35835;?#22269;志》,《三国?#20998;?#26377;《演义》。观其中方言俚语,皆淮上之乡音街谈,巷弄市井妇孺皆解,而他方人读之不尽然,是则出淮人之手无疑。
  这里判断的唯一依据仍是天启《淮安府志》,据鲁迅先生分析,阮葵生?#23548;?#19978;是据吴玉《山阳志遗》卷四写成,因为它沿袭了该书将《淮安府志?#20998;小案?#21892;谐剧”作?#26696;?#21892;谐谑”的误书。吴、阮两人都提到书中淮上方言,但都是在先肯定吴承恩之作就是小说《西游记?#20998;?#21518;的旁证,但学术界对小说中的方言问题一直有较大争论,清初黄太鸿《西游记证道书?#31232;?#23601;已称:“篇中多金陵方言?#34180;?#28165;代称吴承恩为作者的还有丁宴《石亭记事续编》、焦循《剧说》等,但他们或据《淮安府志》,或依《茶余客话》,这意味着将著作权判给吴承恩的依据其实只有一条。
  直接材料:天启《淮安府志》卷十九《艺文志》一《淮贤文目》:
  吴承恩:?#28193;?#38451;集》四册四卷;《春秋列传序》;《西游记》。
  章培恒先生根据这条材料,从正反两方面进行了论证。
  正面:
  《淮安府志》没有说明吴承恩《西游记》的卷数或回数,也没说明该篇的性质。历史上常有?#34903;种?#20316;同名的现象,如清初沈谦与唐孙华就各有一部《东江集钞》,明代与清代都有一部小说名为《如意君传》。约比吴承恩大二十岁的安国也写过《西游记》,不过那是游记之作。因此,并不能据此断定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就是百回本《西游记》。
  反面:
  清初著名藏书家黄虞稷的《千顷堂书目》卷八史部地理类有如下著录:
  唐鹤征《南游记》三卷吴承恩《西游记》沈明臣《四明山游籍》一卷
  其?#26412;?#19975;历二十年(1592)《西游记》首刻刊行已有半个多世?#20572;?#23427;已是大家熟知之书,可是黄虞稷却将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明确归入地理类,足见该书只是?#35805;?#24847;义上的游记,就像与吴承恩同时代的人写过《东游记》、《南游记?#20998;?#31867;的游记一样。
  专家们认为,关于《西游记》作者历来有种种不同说法,大都否认为吴承恩所作。也有人认为,关于《西游记》作者,以往也有人提出是李春芳。只根据《西游记?#20998;?#30340;一?#36164;前?#21547;李春芳,还不够有说服力,这只能是一家之言。要真正解开《西游记》作者的历?#20998;?#35868;,还需要进一步发掘更多的第一手资料。
  吴承恩擅长绘画、书法,多才多艺。然而科举不利,至中年?#22025;?#23681;贡生。60岁时出任长兴县丞,又因与长官不?#24120;?#25282;袖而归。后又聘任过荆王府纪善。

吴承恩家世考

  《西游记》的作者吴承恩(1506—1582),字汝忠,一字以忠,明代中叶淮安人。淮安在汉代曾叫射阳县,县的东南有一湖泊叫射阳湖,所以吴承恩以“射阳”为号,经常自署为“射阳居士?#34180;?#21518;代亦有人称他为“射阳山人?#20445;?#36825;大约不是他当年的自号。淮安地处淮水之南,秦汉时期为淮阴县。唐代为楚州,一度时期也曾改称过淮阴郡,故他在署名时,前面往往冠以“淮阴”二字。这是明清时代两淮文人的普通风气。
  关于吴承恩的家世,目前人们了解的还是很少。因为资料太少了,迄今为止,可供查考的资料主要的只有《先府宾墓志铭》一种。现在,我就根据这篇墓志铭和其他一些材料,作如下一些推测。
  吴承思先世?#20843;?#20154;,是后来迁到淮安的。是什?#35789;?#38388;迁居淮安的呢?他自己没有讲,我猜想最迟不应晚于明初。其理由有二:
  第一, 从时间上推算,应在明初之前。《先府宾墓志铭》云:
  先世?#20843;?#20154;,然不如?#38382;?#24473;山阳。遭家穷孤,失谱?#28023;?#25925;三世以上莫能详也。曾祖讳鼎;祖讳铭,余姚训导;皇考讳贞,仁和教谕。
  这里所说的曾祖、祖、皇考,均是以吴承恩的父亲吴锐的身份来说的。所谓“三世以?#31232;保?#23601;是指的这三世,并?#35805;?#25324;吴承恩父子,若连他们父子计算,当为五世。这五代吴承恩是清楚的,从他父亲的曾祖吴鼎向上便“莫能详也?#34180;?#21556;承恩生于十六世纪初,距明代开国 130余年。按通常 3 0年为一世的说法来计算,吴承恩向上四代为 12 0年,时间正好是明初。“三世以上莫能详也”的意思,明显是说吴鼎并非迁淮始祖,迁淮是他以前的一世、二位甚至几世的事,只不过是因为没有谱?#28023;?#21556;承恩说不清楚罢了。所以,吴氏迁淮不当晚于明初。
  第二,元朝末年战争频仍,淮安所遭?#20132;?#23588;为?#29616;兀?#22303;著居民死散殆尽,人口锐减。据黄梨洲为淮安杨士杰作的传记,以?#23433;?#38259;《淮城信今录》、杨庆之《春宵呓剩》等记载,“明初谁人存者止七家?#34180;!?#28142;人”大概指的是城内居民,“七家”可能是指七个姓。据说这七姓是一“节孝徐(积)、?#31508;?#26446;、梅花刘、切面张、面合王、裱背王、南门潘(埙)”等几家。此外,还有人说七姓中有姓吴的,但那是指的是后来中进士做过御史的吴节、吴那一家,与吴承恩并无?#32454;稹?#21556;承恩的祖先不是淮安元代遗民,而是元末明初从?#20843;?#36801;入的。明初,明太祖针对江?#26412;?#27665;稀少的状况实行移民政策。来淮的移民多迁自江南,而?#21494;?#20026;富户或军官。?#20004;?#28142;安许多人?#25925;来?#30456;传说自己老家是江南苏州或其他什么地方。吴承恩家由北向南,自然不属于这个潮流,应该是元末明初破产农民的流迁。
  吴承恩祖先迁淮后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呢?《先府宾墓志铭?#20998;?#27809;有谈及。当时迁淮的人中有的是军籍,隶戎于淮安卫、大?#28216;饋?#23485;?#28216;?#31561;卫所;有的是商籍,从事商业活动;也有一些人是先人在淮做官而定居下来的;有些人家从事?#25581;擔?#22914;潘家、卢家;还有很多人家从事儒业,依靠读书做官?#33489;梗?#31561;?#21462;?#21556;承恩家不是军籍,也不是做大官人家的后裔,也不象一开始就是业儒的。据《先府宾墓志铭》记载,吴承恩?#39029;?#36807;两代学官:曾祖吴铭做过浙江余姚县的训导,祖父吴贞由例贡做过浙江仁和县(今杭州市)的教?#20572;?#21516;治《山阳县志》卷九、光绪《杭州府志)卷一0二的记载均为训导)。训导与教谕都是官微俸薄的冷官,远离家乡,颠沛流离,妻儿往往不能团聚在?#40644;稹?#24403;吴承恩的父亲吴锐四岁时,其母梁氏,带着他?#40644;?#21435;仁和,夫妻父子团聚以享天?#23383;?#20048;。团圆的日子还未过数月,不幸的事情发生了:吴锐的父亲即吴承恩的祖父吴贞竞病逝任所。梁氏无奈,只有带着四岁的孤儿吴锐回淮。由于他家两代经营的是“九儒十丐”的“穷儒?#20445;?#26082;无什么积蓄,更无其他收入,所以家?#21507;?#26469;越穷。因为穷,又无亲友接济,吴锐到了上学的年龄也不能上学,比别人家孩子迟了好几年,才开始进入社学读书。因为无钱给社学先生送礼,先生就不怎么教吴锐。但是,吴锐很聪明,在旁边专心听先生给别人讲,居然学到了所有的?#25105;擔?#24182;且学得很好。吴锐的聪慧感动了社学先生,得到了先生的赞?#20572;?#25512;荐他到乡学去继续读书。但终因吴家家计困难而没有去成。梁夫人痛心疾首地说:“吴氏修文二世矣,若此耳,?#26500;?#24369;奈何!”先是梁夫人哭泣,接着吴锐也跟着哭,母子抱头痛哭一场了事。吴锐失学以后干些什么我们无法知道,但他到二十岁的时候,便娶了小商人徐家的女儿成了家。佛家?#26469;?#21334;花边花线一类小商品,吴?#24403;?#25215;袭了他家的行业,坐在店?#32654;?#25104;了一个小商人。从这一段记载中,我们可以看出吴承思家的一些?#31995;住?#25152;谓“修文二世?#20445;?#22823;概就是指的承恩的曾祖吴铭和祖父吴贞。再进一步细细琢磨这句话,似乎吴家业儒的也仅此两代,其先世并不是读书人家。吴家先世?#30830;且?#20754;,?#22336;?#20891;籍,更非官宦,此外要么就是从事农业,要么就是经营商业。两相比较,我认为他?#39029;?#36801;淮?#26412;?#33829;的是小商业可能更象些。这里有两条理由。
  一、吴承恩家并无地产收入。有人说,吴家迁淮后原住在二铺灌沟,从事的是农业。他们的根据是因为吴承恩死后葬在那里,并称那儿为“先垅?#34180;?#36825;个证据是不足为凭的。“垅?#26412;?#26159;墓地,“先垅”是先人墓地的意思,并不说明他家在那儿有多少土地。城里人死了总不能埋在城里,葬到乡下去是必然的,在乡下买一块土地作为墓地是正常的事情。当然,吴家一开始就置下这块地产,自然用不?#26049;?#21435;买的。但我想那样是?#28142;?#21487;能的。吴家由?#20843;?#36801;来,如果原来就是地主富户,那他就不会放弃原有的土地,抛开家园到这儿来重置田产,如果是破产农民迁来,那他更不会有钱到淮安乡下买田。明初从江南向江北移民,是因为江北地多人稀,动员江?#32454;?#25143;到江北垦荒,是有开发江北的目的的。当时是用?#22995;?#25163;段?#26696;稀?#26469;的,淮安?#20004;?#20892;民中仍有“洪武赶散”的说法。明初?#20843;?#30340;经济状况不会比淮安好,吴家迁淮决不是因为是富户而被?#26696;稀?#26469;的。
 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,如果吴家拥有一定的地产,当做教谕的吴贞死后,吴家不至于穷到那种地步,吴承恩的父亲连个社学都?#21916;黄穡?#36831;?#24605;?#24180;才上;上了社学又无钱给先生送礼,以?#29575;?#20154;歧视;到了最后还是辍学了事。依我的推测,他家简直没有什么地产,他家先辈迁淮后根本不是农民。
  二、我认为吴家来淮后就住在河下。当时河下在淮河(当时也叫黄河,黄河夺淮后,这?#28142;?#28142;河下游也是黄河的下游。),西边则是运河,河下处在两河之间,是一个商埠。当时从各地来的商人和各种职业的人很多,大都聚居在这里。这些人后来都逐渐入了山阳籍。他家迁淮后落脚于河下,处在一个家家经商的街市之中,从而受其影响,从事?#25345;中?#21830;业来谋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从现在他家在河下的周围环境来看,正是这样的情况:打铜巷、钉铁巷、粉章巷、估衣?#32844;?#22260;在他家的四周。这些巷?#27704;?#30340;居民基本上经营着巷名中所列的行当。?#26412;?#21830;有了余利,生活状况有所?#32435;疲?#23601;向读书做官的方向进取,并且有了一些成效,出现了两代学宫(尽管吴贞是例贡生出身,可能要出一点钱,但正好证明他家既有读书子,经济上?#20013;?#26377;富余)。这时,他家便抛弃了原来所经营的与现在做官(虽然是不入流的小官)身份不相称的商业,生活来源就靠做学官的微薄俸禄来维持。一旦这条道路出了问题就会出?#33268;櫸场?#26524;然,吴贞死了,没有官?#27627;耍?#20840;家生活立即出现危机,连吴说上社学读书都困难。如果是官僚兼地主的家庭,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的。吴家没有地产,生活艰难,是可以想见的。这时为生活所逼,“修文二世”的书香子弟,中途辍学,弄到店堂做起小生意来,一下子又退回到了小商人的地位。这对于吴家来说,祖上经营过的职业,后人重新拾起,轻车熟道,?#35805;?#24773;况下是很自然而不?#22238;?#30340;。
  吴承恩说他家的境况“穷孤?#34180;!?#31351;孤”是他家世的主要特征。所谓“穷?#20445;?#20027;要是指经济上困难。如?#20843;?#36848;,他家确实不富裕,有?#21271;?#36739;艰难。另外,?#37096;?#33021;兼有指命运不太好的意思,几代以来曲曲折折不发达,没有交上当大官、发大财的好运。已经做了两代小官了,结果不但没有上升,反而又回到了原来的地位,陷入艰难困境。所谓“孤?#20445;?#22823;概指人丁不兴旺,几代单传,?#39057;?#21147;薄,人口不多。吴家困难了,无人资助,受人欺侮了,也没有人为他撑腰;吴承恩的父?#36164;?#23613;了官府胥吏的?#35868;?#21202;索,也没人为他说句公道话。这些明显看出他的?#26131;?#26159;多么“穷孤?#34180;?#23506;微。?#26131;?#20869;既没有做大官赚大钱的人可以作为他家政治上或经济上的靠山,恐怕本族中的兄弟叔伯都很少,现在还没发现他的?#26131;?#20013;其他人的记载。种种迹象表明他家可能几代单传。
  吴承恩的亲戚关系中,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。祖上的亲,吴承恩没有谈?#28966;?#22823;概无足称道。祖母梁氏娘家?#26410;?#19981;清楚,八成是淮安人。当时淮安梁家也不显耀,?#20439;?#30340;情况也不知道。未见有祖姑母的记载,无从谈起。嫡?#24863;?#27663;是个商人的女儿,生母张氏何许人也更一无所知。关于舅家及姑母家,竟连片言只语?#21442;?#35265;,或者干脆就没有姑母。吴承恩的父辈以上?#36164;?#24773;况,简直是个谜。
  有人乐于称道吴承恩自己这?#28142;?#20013;的两门亲戚:一是姐夫沈家,另一是妻舅叶家。他们分别是沈翼和叶淇的后裔。沈翼和叶淇二人,分别在景泰年间和弘?#25991;?#38388;任过?#31232;?#21271;户部尚书,这两家在淮安都很有地位。但是,吴承恩的姐夫?#25512;?#23376;大概只是这两家的族人,并非这两位尚书大人的嫡传裔孙。然而总算是沾?#29366;?#25925;,有一点亲戚关系。现在我们就来看看这两门亲戚的情况。
  ?#20154;到?#22827;沈家。《先府宾墓志铭》云:“徐夫人生一女承嘉,适同郡沈山。?#26412;?#27492;可知,吴承恩的姐夫叫沈山。怎么知道沈山与沈翼是本家的呢?这是沈山的女儿的儿子即外孙,也就是吴承恩的表外孙丘度,为他的?#25913;?#25776;写的墓志铭中?#20174;?#20986;来的。该墓志铭云。“向淮郡称大姓者,先尚书沈公之族也;吾?#25913;?#20844;之族,同知公之孙女也。”?#22235;?#24535;铭又云,其外祖母是“吴太夫人?#20445;?#23556;阳吴公,?#22919;?#20063;?#34180;?#30001;此可知,丘度的母亲沈氏是吴承恩的外甥女,即“吴太夫人”吴承嘉的女儿。那么,吴承恩的姐夫沈山当即为“先尚书沈公之族也?#34180;?#28142;安当时姓沈的尚书只有沈翼一人,所以,沈山是沈翼的族人。此外,丘度的中表兄弟在沈翼的族谱中均有明确记载,而且沈氏族?#23383;谢?#25226;丘度作为重要亲戚记载进去。这些都是确证。
  据丘?#21462;?#24179;涯公墓志铭》,沈?#31232;?#20808;世家东鲁,国初始祖七一公避兵徙山阳,遂家焉。后嗣以科目显,其占甲第有讳翼者,累宫南京户部尚书,正?#33251;?#26377;御虏功。讳珤者,官吏科都给事中,升太?#36864;?#23569;卿,直声于台剩讳纯者,累官至四川右布政,功在生民……纶音赫奕,科名蝉联,吾淮数巨姓?#20262;澹?#25351;首屈则及沈。”这确实是一个显赫的?#26131;濉?#28982;而,此沈氏族谱中竟然没有沈山的名字,更没娶吴氏的记载。按照丘度与沈氏?#26131;?#30340;关系,沈山应是沈 。沈 或者就是沈山的谱名、后改名。这有如下根据:
  一、丘度撰《平涯公墓志铭》云:“夫沈族乃淮之乔木一旧家,吾母敕封赠恭人毓秀之门,而平涯公与余有表兄弟之雅者也。”平涯公名沈朴,?#31181;史潁?A href="/view/343263.htm" target=_blank>别号平涯,长丘度三岁。
  二、沈倩?#28193;?#26519;?#33459;?#32626;丞丕显府君?#26032;浴?#20113;:“丘公震?#35029;?#19992;度字震?#35029;?#20808;祖中表昆弟也。”沈倩的先祖即沈朴。
  三、沈培宽《府君行述》云:“曾王父见背时,王父完白公年十二,托孤于表?#32456;?#20872;丘公。”沈培宽的曾祖父?#19981;?#26159;沈朴。
  以上这些记载均见沈翼的族谱。
  按:沈朴的父亲叫沈天资,祖父叫沈 ,曾祖叫沈瑄,高汉名沈?#36857;嘉?#27784;翼之二兄。?#28909;?#27784;朴与丘度为中表兄弟,那么,沈天资应为丘度之?#22919;耍?#19982;丘度母亲沈氏为亲?#32622;没?#20146;姐弟,天资之父沈 当为丘度的外祖父,即吴承嘉所嫁之夫名沈山者。我想这是不可改易的推论。沈氏族谱中不名沈山而叫沈五盈,可能沈山是初用名,后来改作沈五盈。改名的缘故。据沈氏族谱记载,沈 字朝用,配宁?#31232;?#29579;氏,但是没有吴氏的记载。这大概因为吴家“穷孤?#20445;?#21556;承嘉嫁到沈家仅仅是侧室,甚或是妾,而且可能没有生男孩子的缘故。沈山的年龄可能比吴承嘉大得多。沈翼行三,生于 1392年,其二兄沈诩的生年当更早一些。沈山为沈诩四子沈瑄之独子,是沈诩之第三代,生年当晚二世。如果以30年为一世,一二世为60年,当为1450年顷。如果再?#30001;?#21487;能有的其他一些特殊情况,再加长一些时间,至近应为1460年或1470年顷。而他的长子沈天资生于 1500年,两者差距比较大,所以,沈山的生年可能较早,甚至与吴承恩的父亲吴锐的生年接近(吴锐生于1461年)。根据上述情况分析,沈山仅是沈尚书的侄孙,承恩的姐姐承嘉?#22336;?#27784;山的原配夫人,仅是族谱上无名的配?#36857;?#25152;以这门亲戚无足称道。加之沈氏到了沈山这?#28142;?#27809;有出达官贵人,更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炫耀的。因此,吴承恩仅在其?#25913;?#24535;铭中,按通常惯例提了一下沈山的名字,并未作进一步的介绍,在其他地方也绝未提及。后来丘度中了进士做了官,丘度的血管里流有沈氏的血?#28023;?#25152;以沈氏与丘家的关系才得以增强,而连带的沈家与吴家的关系才被看重。从这里,我们?#37096;?#30475;出、吴承恩家当初的社会地位是如何的低下。
  吴承恩的岳父叶家的情况也有点相类似。叶氏先祖为南宋初年宰相叶衡,世居浙江之金华。叶淇曾祖叶颙,在元代以诗名世,著有《樵云独唱》,祖父叶土廉,洪武初戍淮,遂为淮安卫人。《明史》卷一八五有叶淇传。据传,淇字本清,景泰五年进土,授御史,成化中累官至大同巡抚,弘治四年为户部尚书,寻加太子太保。墓志铭为李东阳撰。据墓志,叶淇生于1426年,卒于1501年。他“长身修髯,见者知为伟器,?#34180;?#37197;?#38382;希?#36192;夫人,继阙里?#36164;希?#23553;夫人,皆有内?#23567;薄:问?#20107;不详,?#36164;希?#21363;吴承恩为之撰《寿叶太老夫人八十颂》和《叶太母挽诗序》(见?#28193;?#38451;先生存稿》卷一、卷二)的“叶大老夫人”和“叶太母?#34180;?#25215;恩在这两篇文章中说:“先尚书国柱臣,康乂海内,震宫保翊?#20445;?#22826;夫人秀?#32997;?#37324;,为先师四十五代之真裔?#34180;?#21448;说;“承恩叨忝婚姻,班太母曾孙之末?#34180;?#34429;然吴承恩在《先府宾墓志铭?#20998;?#20165;言他“娶叶?#31232;保?#26410;明言是出于哪一个叶家,但我们从这两篇文章便可知道叶氏是叶淇的后裔,是叶淇曾孙一辈的族人。叶太母?#36164;?#29983;于1468年,?#20154;?#19976;夫叶淇小四十二岁,叶淇去世时她年仅三十四岁。从时间上推算,承恩妻叶?#32454;?#26412;不可能是?#36164;?#20146;曾孙女,仅在曾孙这一“班”中,而且又是“末?#34180;?#30475;来承恩妻叶氏并非叶淇的嫡传子孙。李东阳所撰的叶淇墓志中关于?#36164;?#30340;记载,仅在明刻本《怀麓堂文后稿》卷二十四中有之,到了此书的清刻本中,“继阙里?#36164;希?#23553;夫人,皆有内?#23567;?#20960;个字被删去了。这就使我想起吴承恩的姐姐吴承嘉来。大概?#20061;?#23233;作继?#25671;?#20391;室,或者未生儿子的,就是这样的命运。被封为夫人的?#36164;?#23578;且如此,平民百姓的女?#28216;?#25215;嘉不入沈氏族谱还有什么的可?#30340;兀?#21494;淇弟兄二人,其弟名叶洋。洋子叶贽,宇崇礼,天顺庚辰进土。据天启《淮安府志》卷十六记载,他“当官外和内严,庶狱缘请定法,人不敢干以私。历守三大郡,孜孜尽职,不拂情以招怨,不立异以邀名。累工、刑二部?#27748;傘薄?#27492;叔侄二人是当时叶氏的重要人物。叶贽子叶筌,号?#20005;?#20026;承恩的叔丈人。?#28193;?#38451;先生存稿》卷一诗?#37117;牡严?#21494;太文》、卷四《贺笛翁太?#21892;?#24089;障词》,即为他所作。叶筌家庭条件十分优越,父亲为朝廷大吏,自己承其荫为光禄寺典?#33606;?#21516;治《山阳县志》卷九)。叔叔叶宝很有钱,据说叶贽入官至归隐四十余年,出入供费皆出于他。障?#25163;?#35828;,叶筌“处则为贵公子,出则为贤士夫,倦而归也则为乡耆?#34180;?#23569;年时?#19981;?#20132;结各种人,“江湖游侠,时候于其门;异端方伎,日列于其前?#34180;?#26082;而改变生活方式,结交皆海内名士:“悬箔而有琴棋,挥金以收书画。横长笛,撰小词,寻奇春雨之亭,避俗水西之馆?#34180;?#20294;他终身轻财重义,“方其乏,则朝储忘乎午?#20572;?#26102;其丰,则食客倍于家众?#34180;?#21556;承恩虽然是他的侄倩,但因为是当时的名士,仍然被他“礼之为上客?#34180;?#20182;们的友情是很好的。当叶筌在京城时,承恩作诗?#37117;牡严?#21494;太丈》,发出“物情悬旧?#20572;?#31163;梦绕沧波”的感概,要叶筌“应念故山萝?#34180;?#20854;实,叶筌比吴承恩大不?#24605;?#23681;。障词说,隆庆四年(1570年)是叶筌的七十寿辰,那么,他当生于1501年,与吴承恩的年龄相?#36335;稹?#38556;词还说,“承恩缔姻门下余四十年?#34180;?#36825;句话需要作些斟酌。“余”当为“馀”之误植,但字书说“余?#34180;ⅰ?#39296;”相通,古人?#19981;?#29992;通假字,这可?#20204;?#32622;之勿论。“余四十年”在古?#27827;?#20013;意为?#25353;?#22235;十年?#34180;ⅰ?#25509;近四十年?#20445;?#22240;此这句话很成问题。我们将“余四十年?#26412;?#37327;说得大一些,为三十八、九年,到1570年吴承思才结婚三十八、九年,那么他结婚的时间当为1532年顷。这一年吴承恩父亲刚刚去世,他为他父亲撰写墓志中刚好赶上与?#31232;?#23094;叶?#31232;保?#36825;未免过于玄了些。而且,吴承恩此年已将近三十岁了,对于一个几代单传、四十多岁方得独生子的家庭来说,恐怕决不会让孩子到了三十岁,自己到了七十多接近死期才让孩子结婚成家。因此,我认为这“余四十年”当为?#20843;?#21313;余年”之误。这样的话,承恩的结婚年龄在二十来岁,方可说得过去。
  叶筌的儿子叶恩,为嘉清二十九年进土,官御史,孙子?#23545;?#27494;,中万历二十年武会试第一。这已是吴承恩身后的事了。总之,吴承恩的这门亲戚就是这样的状况,似乎要比沈氏?#26131;?#22909;一些。
  吴承恩有几个?#20248;?#20063;没有记载。他有过儿子,名叫凤毛,但很早就去世了。有没有其他?#20248;?#26080;法知道。陈文烛为他作的《花草新编序?#20998;?#35828;,吴承恩去世以后,吴家已“家无炊火乏矣?#34180;?#26681;据这句话来看,吴承恩是他?#26131;?#21518;一个去世的人,大概是没有其他?#20248;?#20182;死了以后,烟囱子就不?#25226;?#20102;,从此便断了烟火。?#35789;褂信?#20799;的话,那大概早已出嫁了。但是没有材料证明这一点。
  吴凤毛的情况只有两处提?#28966;?#19968;是《介社颁?#20998;?#35828;:“承 恩令子之平生肺腑交也,?#31181;?#20197;婚姻之?#36749;薄?#21478;?#28142;?#26159;为沈坤?#25913;?#20316;的墓志铭中说:“彼我?#38446;浚?#36143;友通家。我亡子凤毛,祭酒又尝许昏以女?#34180;?#21069;?#40644;?#25991;?#29575;?#22025;靖二十三年(1544)沈坤中状元满三年考,?#23454;?#36192;封其?#25913;福史?#27784;母六十四岁寿辰,作此为之庆贺的。嘉靖二十三年对于沈坤来说,是喜事连连的时期。嘉靖二十年他自己中了状元,这一年皇上诰命赠封?#25913;?#21450;妻子,妹婿张侃此年也中了进土,他的?#26131;?#27491;处在上升时期。此时能与吴承恩订儿女亲家,确实是沈坤不忘友情很看得起吴承恩的事情。但如果说订?#36164;?#21069;几年即沈坤中状元以前的事,也许更有一定的合理性。那么,凤毛生年当在嘉靖十一年至嘉靖二十年之间。第二篇文章作于嘉靖三十五年冬(1556),文章中已称凤毛为“亡子?#20445;?#35828;明他已经死了,而且可能已经有了一?#38382;?#38388;了。因为墓志中说沈坤?#25913;?#30340;三个孙女,一个嫁了周学礼,另两个也许聘了人家。这三人当中,当?#35805;?#25324;那个曾经许聘吴凤毛的沈坤的女儿在内,因为凤毛死了,便又另许了别人。但此事过去的时间似乎又不会太长,因为在承思的印象?#35874;?#35760;忆犹新,并把这件事写到沈坤?#25913;?#30340;墓志铭中去。也许凤毛就在此前一二年才去世。但这些都是推测,究竟吴凤毛生于?#25991;輳?#21330;于?#25991;輳?#27963;了多大,还难以?#30331;?#26970;。
  以上是对吴承恩的家世及有关情况所作的简单考述,目的是供研究《西游记》和吴承恩的学人们参考。许多地方是大胆的推测,还有待于发现新的资料来纠正和充实。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淮安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
电话:0517-85906288 传真: ?#27663;洌篽accoo#vip.qq.com
地址:淮安东长街149号 ?#26102;啵?232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淮安在线运营中心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苏ICP备13042931号-1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精准平码三中三的微博 二分快3稳赚计划 七星彩赚钱的多吗 时时彩平台 飞艇八码计划软件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 加拿大pc赔法 皇家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二人麻将怎么玩 求足球稳赚方法 二八杠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